假装自己没有挖坑

吃的cp非常混乱邪恶

我今天听见最好笑的话是有人说古龙笔下的男主角都有渣男的感觉

【Graves/Theseus】Forgettable

战友组私设有bug有非常ooc.
斜线有意义,有原创人物出场.
娱乐圈AU.
稍微格邓提及.
部长攻部长攻部长攻.
带Crewt和面包组一起玩.
---------------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平安无事,除了Theseus开始有意无意的避开Graves。戏里满脸笑容戏外就面无表情的避开,话都不多说一句。

其他工作人员屏气凝神,现在他们是彻底摸不清这两位的关系到底是好是坏,说是朋友,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针锋相对的意味,说是敌人,偏偏会让人感觉到一种亲密。

休息时间Theseus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研究剧本,他眼角余光看见一个女人围在Graves身边说话,她是这部电影中的一个小配角。Theseus撇嘴抖抖手上的剧本试图收回注意力,有人想要攀上Graves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哦——不,你不应该靠他那么近,他不会喜欢的。Theseus回头看见那位女士紧挨着Graves的手臂,而Graves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皱褶。

出于良好的礼貌Graves肯定不会甩开她,但是他肯定会随便找个理由脱身。Theseus稍微坐正了身体,斜着眼睛去看那边的两个人。Graves保持着风度没有明面表达自己的不悦:“不好意思,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忙。”金发女士带着甜美的笑容装作不知道他的言外之意:“我能够帮上你的。”

不,Graves肯定会以和导演谈戏和化妆师讨论或者和演员搭戏……Theseus迅速站起来,转身就走,他可不想成为理由。他感谢Graves之前为他讲戏,但是不代表自己能友好的和他呆在一起。

Graves看着Theseus离开的背影磨牙,他就知道Theseus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我要和Newt导演讨论接下来我的剧情部分,抱歉。”他退后几步语气礼貌又疏离的对着那位女士告别,然后飞快离开。

他在角落拉住了Theseus:“我们需要谈一谈。”Theseus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谈点什么?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感情这么好。”

“你这几天的态度很奇怪。”

“我应该给你颁发一个太平洋警察奖。”

Graves觉得这天没办法聊下去,他的确是一个很冷静的人,但是每次遇上Theseus都想按着人打一顿。Theseus冲他笑,露出一口小白牙,Graves觉得自己头疼。

过来找他们的Tina把一切尽收眼底,有点精神恍惚,她想起见面酒会上Theseus那文质彬彬气宇轩昂的样子,又看了看现在他就差吹口哨的兴奋模样,觉得自己的偶像幻灭了:“抱歉打断你们的聊天时间,导演在找你们。”
-----
好事多磨,Newt觉得这是这部电影的真实写照。开拍第一天,两个主演因为宿醉迟到,但是整体发挥不错。下午两个主演连续ng八次才过。

现在,Newt看着助理递过来的手机,眉心聚拢。那是张看起来像两个男人接吻的图片,其中一位只拍到了背面,另一位露出来的半张脸谁都瞧的出是Theseus。而这张图片现在已经被无数人的转发。

“Theseus与Graves当众热吻,争吵只是掩盖爱情?”

这个标题看的Newt眼睛和头一起疼:“剧组安全措施严格,不可能有记者混进来。通知大家开会。”

【Graves/Theseus】Forgettable

战友组私设有bug有非常ooc.
斜线有意义.
娱乐圈AU.
部长攻部长攻部长攻.
带Crewt和面包组一起玩.
---------------

酒吧的灯光昏暗,Graves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深吸了一口气,他第一次饰演这样…这样骚气的角色。对这部电影和自己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开始!”
-
Graves的眼神一点一点地亮起来,然后在周围人的尖叫嘶吼中他拉开自己的外套,现在开始,他就是James。

Steve围绕在舞台旁边看着台上光芒四射的人,上头的命令是说这里头有位毒枭的线人,他们一群人潜伏了半个多月总算得到消息。这位大名鼎鼎的James,看起来除了跳舞还干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人群突然爆发出更热烈的欢呼,夹杂着口哨和掌声。James双手搭在自己的腰带上,带着一种暧昧的色情滑动。Theseus咽了口口水,他知道Graves闷骚,但是还真没想到Graves明骚起来是这个样子。

Steve双手按在舞台上跳上去,一个滑步就到了James的面前,隐藏在人群中的其他警员纷纷傻了眼,队长这是什么情况啊?和说好的行动不一样啊。

James倒是没有太大的惊讶,客人和舞者共舞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男客人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他就非常自然的拉着Steve的领带整个人逼近,就在他侧着头要碰上Steve脸颊的时候,Steve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dude,我是警察。”

“行动!”

便衣们跟随着这个指示一涌而上瞬间就压住了六个人,Steve也在同时讲James整个人按在地上反剪双手,环顾四周,非常满意的勾起嘴角,然后把愉悦的黑锅抛出:“扫黄!全都不许动!蹲下抱头!”
-
“卡!”Newt喊停:“这条过了。”化妆师赶紧走过去给众人补妆,Theseus松开手后退两步,Graves抽了口气动了动手腕:“你倒是入戏。”手腕都快断了。Theseus假笑:“哪里哪里。”你拉我领带的时候差点没有勒死我。

Graves还想说什么,Theseus走过来接过化妆师手上的粉扑,微笑着直接拍到他嘴里。Newt摸摸下巴,转过头对着尽职尽责还在拍摄的摄影师说:“这段到时候当彩蛋放在片尾里。”

下一场戏要拍摄的是James作为碟中碟帮助警方,Theseus拿着剧本研究,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违和感,刚才那条是过了,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很好的进入Steve这个角色。这个看起来正义凛然实际上内心已经腐烂的警察。

“他是个疯子。”Graves拿着水走过来坐在Theseus旁边,Theseus对他翻白眼。Graves简直要给气笑了,要不是不想被拖后腿谁愿意给这么一个招人恨的前男友讲戏:“我说Steve。这个警察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亮丽,私底下一面为毒贩做内应一面又提供消息给警方,心肝早就烂透了。谁能想到他才是最大的boss。”

Theseus翻白眼。

Graves按着他的肩膀,声音沙哑带着点幸灾乐祸:“狗咬狗可是一出好戏,你们这些警察自谓正义,私底下的破事要是捅出去可比其他有趣多了。看看现在的情况,我才是最大的赢家!”

这是结局时Steve的一段话,要是这个时候Theseus还不明白Graves在干什么,那他就是傻子了。Graves直勾勾看着他,眼神带着愉悦和狠戾:“那些毒贩也想不到,将他们耍的团团转的是一位他们从来没有真正放在眼睛里的小人物,哈!”

Theseus恍然大悟,对了,疯子,Steve是个披着伪善皮囊的疯子,他一直带入的情绪里缺少就是掩盖在一切下面的疯狂。他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Graves见他反应过来,满意的拍拍他的肩膀就要离开,却感到有什么抵住自己的胸膛。“Steve警官。”Theseus右手三指收拢,大拇指和食指绷成90度做出枪的样子抵住Graves的心脏处。舌头一弹。

“砰!”

准备过来找两个人对戏准备下一场戏的Credence看见这幕脚下拐了个弯就去找Newt。其他人眼观鼻鼻观心,觉得外面沸沸扬扬闹不和的两个人间也没有那么糟,当然不排除他们这种和谐的表面是演出来的。谁说的准。

娱乐圈,谁不会维持那三分友谊。

------
这章其实就是个过渡章,离他们谈恋爱还有很长,很长一段路.
Steve是Theseus扮演的角色,James是Graves扮演的角色.




【allNewt】脑洞合集(下)

避雷:
ooc非常严重ooc非常严重ooc非常严重
4p4p,allNewt,家长保育骨科
感谢群里各位给予的脑洞
-----------------
*第一次亲吻他的时候在想什么
Graves:亲都亲不不如就更近一步
(Theseus:变态…等等你亲他居然还会走神?!)
Credence:……嗯…大脑一片空白导致想不起来
Theseus:Newt的唇和想象中一样软

*Newt:这个问答活动什么时候结束?为什么我会被强制性的要求留在这里听完全程。

*他第一次把你约出来的时候你考虑过拒绝吗
Newt:Graves第一次约我出来打着公事的噱头,我没有办法拒绝
Graves:计划通
Newt:Credence约我我从来就不忍心拒绝
Credence:全场最佳
Newt:我拒绝了
Theseus:……

*对方和你说出你变了的时候你会想些什么
Graves:……做狠了?
Credence:被全世界抛弃我哪里做错了请您惩罚我吧我不会再这样了请您别离开我…(被Graves捂住嘴)
Theseus:我不想,我说,“我是变了,更爱你了。”

*他打你你还手吗
Theseus: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回到
一,二,三
Graves:他没有打过我
Credence:他没有打过我
Theseus:不还手
Theseus:……???

*这个问题是问Newt先生,你最爱他们中的哪一位
Graves/Credence/Theseus(期待)
Newt:我最爱嗅嗅

*如果Newt生气了,非常生气,你会怎么做让他消气
Graves:……daddy
(Theseus:别讲daddy!)
Credence: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就告诉你
Theseus:听起来很有趣,但是我还没有遇见过

*你们喜欢怎么和其他人介绍对方
Graves:这是我的爱人
Credence:这位是Newt Scamander先生
Theseus:这是和我姓Scamander的弟弟
(Graves:我觉得Theseus可能…比划脑子)

*你遇见过抢劫吗
Graves:这个问题是怎么混进来的?没有
Credence:遇见过,他们搜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东西
Theseus:遇见过,后来被我抢了

*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喜欢他
Graves:当他的名字出现在我签字报告上面
Credence:他拥抱我的时候
Theseus:他出生的时候,他生来就应该是属于我的

*你觉得除了你以外Newt最喜欢谁
Graves:Theseus,毕竟他们感情深
Credence:Theseus先生
Theseus:没有了啊

*关于爱人和朋友掉海里救谁一直是一个经典问题
Graves:我的朋友会游泳
Credence:救Newt先生啊,我的朋友…我还没有认识的朋友会游泳
Theseus:Newt会水是我教的…我为什么没事要带朋友和爱人一起去海边?

来玩!

张家族长大人:

 欧美资源交换,随机的影片放映,无时无刻的扯淡闲聊,同时也欢迎伸手党跟吃瓜群众的加入!
欢迎加入【放映室】:618374529




【Graves/Theseus】Forgettable

战友组私设有bug有ooc有.
斜线有意义.
娱乐圈AU.
部长攻部长攻部长攻.
带Crewt和面包组一起玩.
---------------


宿醉带来的后果就是头痛,房间的窗帘还拉着,屋子里黑乎乎的一片。Graves穿着睡袍一手按着额头打了个电话给他的经纪人,声音还带着浓重的鼻音,“Tina,现在是几点。”

“哦,我的上帝,你清醒了吗?现在是早上九点五十分。”Tina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不少,Graves皱眉将电话拿远了些:“给我半个小时,我马上赶过去。”Tina还没有来得及继续说点什么Graves就挂断了电话,她无奈地拿着手机嘟囔:“记得过来的时候带上Theseus。”

Graves拉开卧室的门,发现Theseus穿着他的一套西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他,“请你快一点.”Graves很好的保持了自己的冷静拿着衣服就走进卫生间…然后看着卫生间的镜子猛吸一口气开始回忆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他挑衅了Theseus,Theseus走了回来,他们开始拼酒…然后他断片了。

Graves用冷水抹了把脸,换好衣服以后拉开门,看见Theseus双腿叠起在那里擦香水。他的目光在Theseus的手腕骨节突出的地方扫了一圈问:“你怎么穿着我的衣服。”

“昨天晚上我们两个人喝多都吐了。”Theseus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你把我拽到你的酒店房间让我去洗澡并且给了我一套衣服。”Theseus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有点小。”可能是因为你比我矮。

Graves听出了他的话外音,一手撑着下巴装模作样看着Theseus:“可是也有点松。”Theseus控制住自己的拳头,他不想第一天就又上头条。

Newt带着帽子坐在椅子上,“好了伙计们,两个喝多了的主演来了,我们可以开始了。”

Theseus换上戏服站在一边翻着剧本询问:“什么情况?”Jakob,这部戏的编剧回答到:“Newt临时改变了原先的计划,你们先拍第六场,酒吧里的那场戏。”

在Graves从更衣室走出来的时候Theseus小声的笑了一下,Graves的角色是一名脱衣舞男,现在穿着一件无袖紧身黑色还带亮片的衣服,裤子倒是牛仔裤。

Queenie,这部电影的女主角夸张的叫了一声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你看上去可真性感,特别是身材。”Graves冷着脸接受了赞美,两只手搭在腰带上站在Theseus旁边。

Theseus向Jakob向方向挪动了几步,在Graves看他的时候又很快偏过头去看剧本。

“你们两个要不要先搭戏找找感觉?”Jakob也跟着挪了几步问。Graves在Theseus看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他想要表达的意思,这该死的忘不了的感觉。

-
James(Graves所扮演的角色)大跨一步,几乎要撞倒Steve(Theseus所扮演的角色)他伸手拉住Steve的腕部,再以一种暧昧的轨迹从他手背慢慢滑了开去,另外一只手按在Steve的肩膀上一点一点向下划去。

Steve站在原地不到,在James要撩起自己衣服的时候按住他的手臂,“dude,我是警察。”
-

“我得说这部分实在是…”Graves突然开口打断了Theseus接下来的动作,他咂巴咂巴嘴想要找到贴切的形容词:“太gay了。”Theseus懵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回答他:“很正常啊,你是脱衣舞男。当然gay里gay气。

Graves一时语塞。

“你能松开我的手吗?”Theseus斜眼示意,Graves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从Theseus按住自己变成了自己握着他的手。

“他们关系是真的不好吗?”Tina带着一种微妙的心情问Newt,“嗯…大概?”Newt挑起眉毛,脸上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但是很快又严肃起来,拍了拍手冲他们喊到:“你们准备好了就可以开始。”

“准备好了吗?脱衣舞男。”Theseus整理好自己的领结,看了Graves一眼率先走过去。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警察先生。”